追蹤
純邑的雜記本
關於部落格
這裡記錄著我在〈文山社區大學、安康社區、木柵高工〉的人生學習點滴,有苦、有樂,歡迎您與我ㄧ起分享、細細品嘗……

  • 114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我對林佳璋助理教授-社區問題導向犯罪預防策略之研究所載社經地位與低下階層的次文化理論的看法

 
本人的觀點:
1.貧窮『次』文化,即為不好的,就是外表樣貌的觀點,而並非核心之所在,那也就是說,已經排除的因素諸如積極、樂觀、努力不懈、家庭和樂、專一性伴侶、不敢享樂高度自我控制、工作態度認真、訂立長遠目標、物質都用在刀口上,但仍然貧窮。唯一我認同的是家庭結構與功能是不健全,否則怎會貧窮。那麼問題的癥結點就是,認定貧窮的制度上有所缺失,政府積非成是的評斷貧窮標準,令人不敢恭維,只憑著一些文件就認定哪些人是窮人,哪些人已脫離貧窮。而那些靠著關係、坐享其成的『假窮人」令人憤慨。
質疑觀點有:
1.審核低收入戶標準
每人實領生活扶助費為扶助的(實領收入)以0類為例,每月收入最高可領17,280元,不用列入審核,而失業者在沒有薪資收入的情況下,以每人17,280元列入計算。審核人員制式列入計算,不經環境、外在各種因素考量,使得這群人被排除救助之外。
法令條文已明確制定八、因其他情形特殊,未履行扶養義務,致申請人生活陷於困境,經直轄市、 縣(市)主管機關訪視評估,認定以不列入應計算人口為宜台北市政府實際做法卻是孩子年滿20歲之際,卻將已無往來的直系血親的或行蹤不明)收入和財產(列入計算。使得這些並無實質這麼多收入的真貧窮人推拒在低收入戶之外。
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得協助申請人對前項第八款未履行扶養義務者,請求給付扶養費。這樣的法條不知是哪位高人制定的?又有哪位社會局的公務人員如此高竿又極度熱心可以完成這種“不可能的任務”如果有的話,請告知純邑,純邑會致上十二萬分無比崇高的敬意。
2.社會福利政策並非萬靈丹
我想:那些社會福利政策並非萬靈丹的始作俑者是制定社會福利政策的無能專家學者自己本身吧?那為何不規劃出更健全的社會福利政策始能成為萬靈丹呢?
3.只有努力上進的窮人才配得  可是事實並非如此啊?而那些沒辦法需要長期幫忙的重障者就該死嗎?難道不是政府的責任嗎?
我曾經在生病之餘,他們看著我剛買的電腦螢幕,才剛要下定決心學習,卻說「你會打開電腦,我連開機、關機都不會,就表示你有能力了,每個月3000元的生活補助費,我們將轉移給那些更需要幫助的人」慈濟的志工對我這樣說著。(我想是不是他們意指那些拿著碗盤,倒臥在大街上的乞食者嗎?你不會電腦,你該檢討吧,到底和我想在網路上找尋知識,解決問題的方法、我一家大小要吃飯實在沒有關聯吧?)
他們說我能力很強,不需要社會福利的幫助。難道能力強的人,不需要吃飯?不需要幫忙?不會生病?(我並不是指責,而是一般人都會犯的通病。沒有經歷過窮途末路、病入膏肓的人,哪能體會那絕望的谷底?骨氣是什麼?自尊是什麼?面子很重要嗎?那些到底是啥玩意?我已經不記得了,我只記得父親曾告訴我,我們在大陸山東的爺爺家是窮人,我們要有骨氣(真有那麼清高嗎?),所以不申請低收入戶,換來我這輩子好多的遺憾,父親卻以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世俗理論,到如今我仍然一無是處。因為家裡沒有錢,我不能擁有屬於自己的文具用品和玩具,只能在我不小心受傷或生病時,給的少少零用錢,我就像守財奴似的捨不得花一塊錢,我不明白那為何不能暫時接受別人或政府的幫助,趕快脫離貧窮 ,才能幫助其他更需要幫助的人呢?)

4.代賑工薪資被編入救濟金項下並非工資,不適用勞動基準法,市府若因誤解法規而不當得利,理應退還。那就不應列入為新資所得,既然列入薪資所得,就應該在這些臨時工身分不再時,給付失業給付,讓失業者維持家庭基本開銷,政府此時卻公然欺負弱勢者。
5.都已失業,無法維持家庭基本開銷,還要額外支付健保費用和保障未來的國民年金,政府健康捐的補助標準,仍脫離不了社會救助的苛刻條件。
6.喪失低收入戶資格的貧困邊緣人此時卻面臨終日擔憂被驅趕出安康社區、無棲身之所的負擔壓力。
所以拜託那些高知識份子、那些慈悲為懷的善心人士、那些自以為公正不阿、依法行政的服務窗口,別再關起門來,自我感覺良好,您的金筆一揮,就決定了別人,是否就此沉淪亦或是奮發向上的那股動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